当前位置:保险行业首页 >> 保险案例 >> 保险案例 >> 仓库火灾赔偿案例3篇
仓库火灾赔偿案例3篇 (1)
2017-05-10 12:18:00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0  文字大小:【】【】【
  •   篇一:仓库火灾案例(1644字)广州某集团公司下属有10多家生产型企业,其中A、B两家下属企业在同一地点 ...
篇一:仓库火灾案例(1644字)

广州某集团公司下属有10多家生产型企业,其中A、B两家下属企业在同一地点办公,但生产厂房仓库等各自分开。A、B分别向同一家保险公司投保财产一切险,A企业的保险标的是仓储物品、厂房、机器,在仓储物品后面的括号里写明原料、半成品和成品三项,在特别约定中约定:必须有消防合格证,否则发生火灾不赔。B企业的保险标的为仓储物品、仓库、机器,无特别约定。  

某天,B企业请外单位C在投保的仓库内施工,由于烧电焊时保护不当引发了火灾,将B企业仓库及内放货物共计价值330万元和A企业存放在此仓库的价值270万元的包装袋烧毁。A、B两家企业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要求。保险公司经现场查勘后做出如下处理意见。

1、 对B仓库建筑物本身损失不赔,其理由是仓库内的消防设施不齐全,但对其仓储物品同意赔偿,其前提是B企业要先向施工单位C索赔未果,保险公司才同意作上述赔偿处理。

2、 A企业的包装袋不予赔偿。

A、B两企业不同意保险公司赔偿意见,要求保险公司共赔偿600万元,双方分歧很大,B企业随即向江泰保险经纪公司广州分公司请求帮助。

保险公司提出对此案B企业要先向施工单位C提出索赔,如未果保险公司才同意赔偿被烧毁的B仓库内仓储物品,但不赔偿仓库建筑物本身损失,更不赔偿A企业的包装物品。对保险公司的意见,江泰保险经纪公司认为有正确之处也有不当一面。

B企业在向施工单位提出索赔未果后,保险公司才同意赔偿B企业被烧毁的仓储物品,这是正确的。因为火灾是财产一切险的保险责任。且仓储物品是B企业的保险标的,此保单上又无“必须有消防合格证,否则发生火灾不赔”的约定。被保险人在获得赔款后应将索赔权转让给保险公司,并配合保险公司向施工单位C进行追偿。

对A企业寄放在B企业的被烧毁的270万元包装物品不予赔偿也是合理的。因为A企业的包装物品不是堆放在自己投保的仓库内,而是放在B企业的仓库内,而B企业又未投保代管财产。倒退一步,如果A企业的包装物品放在自己的仓库内而发生火灾被烧毁,是否可以获得赔偿,江泰保险经纪认为也不能获得赔偿。因为A企业只投保了原材料、半成品和成品,而包装物品不在此投保范围之内。

但是,B企业的仓库建筑也在此次火灾事故中有损失,而保险公司对此损失拒赔是否正确,江泰保险经纪公司认为这是不正确的。因为B企业的保单上明确了仓库建筑也是保险标的,仓库内仓储物品已经同意赔偿,而仓库本身的损失不赔是没有道理的,保险公司拒赔的理由是仓库的消防设施不齐全,所以被保险人有过错,故在330万元的损失中自己也要负担部分责任。

对此,我们可以从最大诚信原则来分析。被保险人向保险公司投保时,被保险人的财产及风险情况,保险人有权力向被保险人了解,被保险人应如实告知。而且,保险人有权力对其进行风险查勘,保险公司根据此风险查勘的情况决定是否承保及决定费率的多少。如保险公司放弃风险查勘和向被保险人了解情况,这就是放弃的行为,放弃的法律后果就是禁止反言,即当出现事故后,保险公司就不能提出对自己有利的解释。

从本案的情况看,被保险人的消防措施有缺陷不是现在就存在的,在投保时就已经存在,这种情况下,保险公司同意承保,说明保险公司认可了仓库有缺陷的情况下同意承保,也就是一种放弃行为,而在出险之后拒赔,这是违反最大诚信原则的,因此保险公司对被烧毁的仓库应该赔偿。

从本案来看,这两张保单有很大的缺陷。

其一,如果该集团公司统一为其下属企业投保,即被保险人以集团名称来投保。而流动资产以存货作为保险标的,则A企业的270万元损失也可以得到赔偿。

其二,保险公司利用被保险人缺乏保险知识在保险单上设下陷阱,例如,A、B企业都是以仓储物品作为保险项目而不是以存货作为保险项目,而且这些仓储物品约定是原料、半成品和成品三项,即只投保这三项,如果在生产车间或其他地方发生保险事故,由于投保的是仓储物品,保险公司也可以拒赔,如果以存货来投保,则600万元损失可以全部赔偿。又例如,在保险单上出现对被保险人很不利的特别约定,即必须有消防合格证,否则发生火灾不赔。
篇二:仓库火灾案例(1661字)

本案主要涉及海上货物运输中的火灾免责问题。在集装箱运输条件下,只要火灾发生于承运人责任期间,即使不是发生在船舶之上或海上航行过程中,承运人仍可以享受免责。从免责主体方面而言,只要构成海商法上的承运人,即有权主张火灾免责,无船承运人也不例外。收货人、提单持有人请求承运人承担赔偿责任,必须证明承运人本人对火灾的发生有过错。

〖案情〗

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

被告:上海瀚航集运有限公司

浙江惠隆对外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惠隆公司)与印度ALAQSA公司之间成立了贸易合同关系。惠隆公司委托被告上海瀚航集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航公司)承运涉案货物。瀚航公司签发了已装船指示提单,载明:托运人惠隆公司,承运人责任期间为CFS-CFS。瀚航公司收取货物后,将货物装入集装箱。惠隆公司在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人保)处投保了海上货物运输一切险。货物在目的港的码头仓库发生火灾,被全部烧毁。收货人ALAQSA公司签署了授权书,连同全套正本提单、保险单退还给惠隆公司,将提单项下货物所有权、保险单项下收货人所有权利和应得的赔偿,指派、转移并转让给发货人惠隆公司,并同意惠隆公司收取赔款,签发一切需要和适当的文件。惠隆公司在收到浙江人保对货物的赔款后签署了收据和权益转让书。

〖裁判〗

经审理,上海海事法院认为:涉案提单及保险单证经合法流转至收货人ALAQSA公司,因提单项下货物遇火灾而灭失,ALAQSA公司将提单、保险单等退还给发货人惠隆公司,并把有关单证项下权益转让给惠隆公司。惠隆公司以保险单受益人身份向浙江人保索取保险赔款。浙江人保的赔付及取得代位求偿权符合法律规定,具有向瀚航公司代位求偿的权利。瀚航公司的身份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以下简称《海商法》)第四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承运人。涉案火灾事故属于《海商法》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免责事故。火灾事故发生在《海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承运人对集装箱运输货物的责任期间。浙江人保并无证据证明火灾是瀚航公司本人过失造成的。所以,瀚航公司可以免除赔偿责任。据此判决:对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判决后,浙江人保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原判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主要涉及海上货物运输中发生的火灾的免责问题。免责是民事主体的义务或责任的豁免,民事主体可以抗辩权的形式加以主张。《海商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在责任期间货物发生的灭失或者损坏是由于下列原因之一造成的,承运人不负赔偿责任:……(二)火灾,但是由于承运人本人的过失所造成的除外;……承运人依照前款规定免除赔偿责任的,除第(二)项规定的原因外,应当负举证责任。”火灾免责是海商法上一项古老的制度。但在现代集装箱运输条件下仍有一些问题值得进一步辨析和研究。

1、只要火灾发生于承运人责任期间,即使不是发生在船舶之上或海上航行过程中,承运人仍可以享受免责。

火灾构成承运人的免责事由之一。本案中,原告认为《海商法》规定的承运人对火灾产生的货物损失免责是指对“海上”航行过程中发生的火灾损失免责,涉案货物灭失发生在码头仓库,并非“海上”特有风险,所以不能享受免责。但法院判决否定了该观点。

1851年美国火灾法规定,“对于因殃及船舶的火灾或在船上发生的火灾而造成装载、搬运或放置到该船上的任何货物的灭失或损害,船舶所有人无须对任何人负责或补偿,但是由于船舶所有人的预谋或过失造成的火灾除外”。海牙—威斯比规则虽未规定可以据以免责的火灾必须发生于船上或海上,但由于承运人的责任期间是从货物在装货港装上船开始至卸货港卸离船时为止,除另有约定外,不包括港口及陆上,所以可以推论出该规则调整下的火灾指海上或船上发生的火灾。我们目前所见的一系列中外案例,也都是因海上航行途中发生火灾而免责的案例。也就是说,时至今日,适用火灾免责的绝大部分情形仍是海上航行过程中的火灾。
篇三:仓库火灾损害赔偿纠纷案例(1836字)

原告:王伟,男,38岁,住仪征市大仪镇兴仪北街45号。

被告:丁福根,男,57岁,住仪征市大仪镇路南村唐庄组22号。

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住所地在仪征市大仪镇。

法定代表人:花榜斌,站长。

被告:花榜斌,男,38岁,汉族,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站长,住仪征市大仪镇路南村花庄组1号。

原告王伟因与被告丁福根、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花榜斌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向江苏省仪征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王伟诉称:原告从事毛绒材料销售业务。由于经营需要,租赁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两间房屋作为仓库,存放毛绒材料。2009年3月14日上午10时10分左右,该仓库突然发生火灾,虽经仪征市公安消防大队扑救,但原告所存放的毛绒材料仍全被烧毁。经评估原告的库存毛绒材料价值736140。70元。事故发生后,仪征市公安消防大队作出了火灾原因认定书,认定起火原因为被告丁福根违章切割仓库上方雨篷,溅落的熔珠掉入仓库内引燃可燃物从而引发火灾。经仪征市公安局大仪派出所调查,被告丁福根系受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站长花榜斌的指派前去切割。故起诉请求判决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火灾损失736140元。

原告王伟提供的证据有:1、江苏新华联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书1份;2、2009年4月8日,原告委托代理人对被告丁福根所做的谈话笔录1份。

被告丁福根辩称:原告租用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的房屋存放毛绒材料,以及该仓库发生火灾是事实,对火灾的原因也无异议。被告丁福根是受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站长花榜斌的指派前去切割雨篷,被告丁福根与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是雇佣关系。当时,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只是对被告丁福根说该房屋将要拆迁,但未告知仓库内存放物品的情况,也未告知拆除雨篷的注意事项。同时,该仓库无任何警示标志,被告丁福根也无法看到仓库里面的情况,原告见被告丁福根在使用氧气切割拆除雨蓬时也未进行制止。因用其他方式无法拆除雨篷,丁福根方采用氧气切割的方法进行拆除。被告丁福根在从事雇佣活动过程中,不存在重大过失,请求驳回原告要求被告丁福根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被告丁福根未向法院提供证据。

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辩称:原告租用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的房屋存放毛绒材料,以及该仓库发生火灾是事实,对火灾的原因也无异议。因该仓库即将拆除翻建,仓库上方的雨篷需要处理。被告丁福根在仪征市大仪镇从事废旧物品收购业务,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的法定代表人在街道与被告丁福根相遇,告知仓库即将拆除翻建,提出将仓库上方的雨篷处理给被告丁福根,双方对价格和具体如何拆除并未商谈,要求被告丁福根拆除雨篷时要告知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被告丁福根在未与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谈妥当,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违章使用氧气切割方式私自拆除雨篷,而导致火灾的发生,应由被告丁福根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原告在仓库里存放易燃物品,也未按规定配备消防器具、防火标识及安全通道,且明知被告丁福根使用氧气切割存在危险仍未制止,亦存在过错,也负有一定的责任。原告主张的损失数额依据不足,不予认可。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对事故的发生并无过错,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未向法院提供证据。

被告花榜斌辩称:被告花榜斌为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的法定代表人,要约被告丁福根收购本单位雨篷系职务行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并同意被告仪征市大仪镇电灌站上述辩称意见。

被告花榜斌未向法院提供证据。综上,江苏省仪征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第一百三十一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于2010年6月19日作出(2009)仪民一初字第1642号民事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1] [2]
相关文章

中国保监会 中国保险网 和讯保险 中国金融网 中国金融界网 乐融网 保网 华尔街保险 新浪保险 中国人保财险 保险沙龙 英龙世纪 中国保险咨询频道 中国经济网 人寿保险公司 中国保险服务网 保险资讯 中港保险经纪网 保险中国 人寿保险网 中华保险网 慧择保险网 一统保险网 保运通货运险 中国平安在线

   >>申请链接<<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 诚聘英才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 我要留言 | 付款方式

  • copyright © 2008-2010 北京和信安诚风险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www.chinarm.cn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或镜像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号院2号楼(西环广场)T2-12C5室 E-mail:service@chinarm.cn 邮编:100044
    电话:010-68563212  传真:010-66214691

  • 在线咨询:      
  • 京ICP备1404909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633